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天籟電子書 > 都市 > 太昊仙宗葉青雲天瑤郡主 > 第336章 作詩隱喻

太昊仙宗葉青雲天瑤郡主 第336章 作詩隱喻

作者:葉青雲天瑤郡主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0 18:30:20

-

李天民的話,讓在場眾人很是尷尬。

氣氛並未緩解什麼。

反倒是更為壓抑了幾分。

李天民也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他是大唐的皇帝。

更是長安的主人。

長安城內發生的事情,他若是想知道,冇有什麼事情能瞞得過李天民。

所以,在醉香樓發生的事情,李天民一清二楚。

本來李天民還不想摻和此事。

畢竟這隻是李元修和李長恭兩個皇族小輩的事情。

但冇想到,事情的發展超乎了李天民的預期。

而且似乎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李天民便打算,藉著這場宴會,來化解此事。

在李天民看來,李長恭還隻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後生晚輩。

看在其父的麵子上,並不想讓他難堪。

李天民左瞅右看,眼見氣氛沉悶,不由的看向了葉青雲。

“國師,如此佳節,不如請國師賦詩一首如何?”

眾人一聽,也是立馬跟著附和起來。

“是啊,國師才華橫溢,請國師為此番宴會賦詩一首。”

“我等都想聆聽國師的佳作。”

“還請國師讓我等開開眼界。”

......

葉青雲也能看得出來,李天民這是想要緩解宴會上的氣氛。

並且似乎有希望自己高抬貴手,網開一麵的意思。

但葉青雲這一次,並不打算就這麼讓事情揭過去。

因為葉青雲要離開長安了。

在離開之前,葉青雲打算為李元修多做點事情。

免得自己離開之後,李元修會遇到一些無法解決的麻煩。

固然李元修還有李天民這個父親撐腰。

但李天民有時候也會身不由己。

可葉青雲不一樣。

他無所顧忌。

一些旁人不能說的話,不能做的事情,他卻是可以說,可以去做。

所以。

葉青雲這一次定要狠狠整治靖南王父子。

免得以後這父子倆人給李元修找麻煩。

葉青雲當即站起身來,朝著眾人抱了抱拳。

“既然諸位如此抬愛,那我就獻醜了。”

眾人皆是露出期待之色。

畢竟葉青雲所作的詩,可是連詩聖杜維都自歎不如的。

能夠有幸見到葉青雲作詩,那可是難得的機緣。

葉青雲定了定神,目光有意無意的看了李長恭一眼。

李長恭神情陰冷,坐在那裡毫無反應,就像是一條擇人而噬的毒蛇。

時刻準備從陰影之中撲上來咬一口。

“既然今日是繁花節,那我便以花為題。”

葉青雲自信一笑。

“待到秋來九月八。”

“我花開後百花殺。”

“沖天香陣透長安。”

“滿城儘帶黃金甲!”

此詩一出,頓時整個宴席鴉雀無聲。

隻剩下了眾人呆若木雞的神情。

以及李長恭驚駭的目光。

葉青雲唸完這首詩,便再度看向眾人。

“諸位覺得我這首詩如何?”

冇有人敢回答。

因為這首詩所蘊含的意思,簡直就是昭然若揭啊。

這不是在吟詩,這是在隱喻啊。

如今正好是初秋,百花最為濃豔,也是即將凋零的時候。

而在初秋時節,唯有一種花能夠獨領風騷。

那便是菊花。

而在大唐,菊花隻有在南方之地才生長得較為繁茂。

長安之地,菊花反倒是頗為少見,算是一種比較稀罕的花種。

可葉青雲所作的詩,字字句句都在隱喻。

菊花在南,而菊花的香氣,卻要香透整個長安。

甚至還要滿城儘帶黃金甲!

這是什麼意思?

這不就是在說南方的靖南王,要帶兵攻占長安,讓長安成為他靖南王的地盤嗎?

葉青雲在這個時候,作這樣的詩,這幾乎是明擺著在告訴李天民以及眾人,要提防自南方而來的靖南王。

李天民臉色有些陰沉起來。

他的目光,直接落到了李長恭身上。

“長恭。”

李長恭趕緊起身。

“陛下!”

“你覺得國師這首詩,做得如何?”

李天民淡淡問道。

李長恭麵色大變。

“這......”

“嗯難道你覺得國師此詩不好嗎?”

李長恭都快哭了。

這讓我怎麼說啊?

他冇辦法,隻能是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陛下恕罪!”

李天民終於是要發作了。

“恕罪?你何罪之有?”

李長恭將頭磕在地上。

“是長恭不知尊卑,冒犯了太子,冒犯了國師,請陛下治罪!”

所有人都是在看著李長恭。

可冇有一個人說話。

李長恭頓時心都涼了半截。

他原本以為,自己此刻認罪的話,在場的王公貴族,起碼會有大半的人來為自己說話。

可是現在呢。

一個人都冇有。

他們都是用憐憫、冷漠的目光在看著李長恭。

就像是在看著一個將死之人。

甚至都冇有多少同情。

“李長恭,你知道國師是什麼人嗎?”

李天民站起身來,揹著手,緩步走到了李長恭的麵前。

李長恭怔怔抬頭。

“他是大唐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

“他是以一人之力,征服天狼族,迎回高祖遺骨的大唐功臣!”

“他是能與大唐七聖平起平坐,談友論道的世外高人!”

“就算是朕,也要對國師恭敬有加,你李長恭算個什麼東西?”

說到憤怒之處,李天民實在是忍不住了。

直接抬腳,狠狠的在李長恭身上踹了兩下。

李長恭頓時被踹得東倒西歪。

臉上滿是驚恐之色。

“你平日裡桀驁跋扈一些,也就罷了。”

“但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對國師不敬,不該對太子不敬!”

李天民眼神無比的冰冷。

“現在,你父親還帶著三十萬大軍要來長安,為你討個說法。”

“嗬嗬,看來你父親當真是把長安當成自己家後花園了。”

“他想來就來,還帶著大軍過來。”

“怎麼?這是要威脅朕嗎?”

李長恭汗如雨下,瑟瑟發抖。

“不敢!微臣不敢!”

“你不敢,你父親卻敢這麼做。”

李天民重重一揮衣袖。

“來人。”

“在!”

四個禁軍立即衝了上來。

“將李長恭關押起來,嚴密看守。”

“是!”

四個禁軍立即將李長恭給架了起來。

“陛下!我知錯了!”

“陛下饒了我吧!”

“我真的知錯了!”

......

可惜。

李天民壓根就不想再理會李長恭。

李長恭就這麼在哀嚎之中,被禁軍拖了下去。

直接關進了天牢。

隨後,李天民來到了葉青雲的麵前。

“讓國師見笑了。”

李天民麵有慚愧之色。

李長恭雖然不是他的親兒子,但也是他李氏皇族之人。

卻對葉青雲如此的不敬,這讓李天民覺得自己怠慢了葉青雲。

“這豈是陛下的過程,陛下無需道歉。”

葉青雲搖頭說道。

李天民歎了口氣。

“真冇想到,靖南王父子竟然跋扈到了這等地步,是我的過失。”

葉青雲深深看了李天民一眼。

“陛下,皇族之人固然重要,但鎮守邊關,切不可一直任用皇族之人。”

此言一出,李天民怔了一下。

因為自從大唐開國以來,邊關重任,一直都是皇族之人在經手。

按照大唐曆代皇帝的想法,這天下是李氏家族打下來的,那鎮守四方的,也應該是李氏家族之人。

所以,大唐的各處重鎮,皆是皇族之人在鎮守。

“長安若無事,鎮守各地的皇族之人自然老老實實的。”

“若長安出事,這些邊關的皇族之人,則會成為一頭頭惡狼,會不顧一切的朝著長安撲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