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天籟電子書 > 玄幻 > 魔女的交換 > 第227章 門坑

魔女的交換 第227章 門坑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9:58:56

-

[]

“分會樓?現在?”蕾雅雙手交叉抱臂,看著我說:“那個地方現在都冇人在吧!瑪希女士還在醫院,可能得明天才能出院……過去乾什麼啊?更何況,那裡還……!”

她冇接著講下去,但我們都知道。

阿布先生在小樓前的路邊因車禍致死,這棟樓也因為詭異痕跡被治安廳封鎖調查。

詭異……對。

可能從屋內被撞開而留下的門坑,隔一夜後故障的電報機……還有其他“痕跡”嗎?

“我知道,但就是想去看看……總有些放不下的心事。明天的話怕來不及。”我說:“現在應該冇什麼危險纔對,可能就隻是個空房子而已。”

是的,“危險”應該已經過去了。而發生過的“事情”……會否留下其他印記?

總覺得,那棟樓,還有阿布先生的死,以及其他聽聞,好像有莫名其妙的不協調……或不僅僅隻是“詭異”!

“非現在去不可麼?真不知你在想什麼!”蕾雅搖了下頭,看著我說:“難道你也跟韋娜學姐一樣有探秘情結或愛好?就算那兒現在是空房子,也不是好地方啊!”

“嗯……好吧,確實很難解釋,但我還是想去看一眼……畢竟明天還有聚會不是?不想浪費明天的好時光嘛!”我十指相扣裝出請求狀:“就出去一會,不超過半小時!好不好?善良的宿管員同學……”

“什麼呀!這可憐巴巴的樣子……”她噗呲一笑,鬆開剛纔緊抱著的雙臂,改成兩手叉腰,說:“好吧!姐姐同意你出去一小會,但不得在外過夜!”

“謝……”我也顧不得她又在裝前輩,隻是還冇說出話就被她打斷。

“而且不能飲酒!”她煞有其事地笑著對我說。

“怎麼可能嘛!把我當成什麼啦……”我真想翻個白眼……那次純屬意外啊!

“還有。”她提出第三個條件:“我跟你一起去。”

“啊?”這可真出乎我的意料,難道她剛剛講的“條件”其實是對她而言?

“不要吧,又不是什麼好地方……呃。反正我去一會就回來啦。”我試圖說服蕾雅,可理由似乎不太合適,甚至感覺前後矛盾。

“哼,如果你覺得那裡危險,那就更不應該去。”蕾雅說得頗為堅定:“如果不是,那我就跟你一起去,彆瞞著我再去什麼奇怪地方!”

“不是,我真的是去分會小樓……哎,好吧。”我瞭解蕾雅的好意,而事到如今看來也無法拒絕她,就隻好妥協:“那我們一起去。”

“這還差不多!就像前晚你陪我去一樣,就當扯平啦!”她笑得有些開心,轉身走開幾步:“外麵可能有些涼,穿個外套吧!上次那件弄臟了吧?我再給你找一件……記住不要在外麵待太晚!”

哦對,蕾雅給過我一件薄毛衣外套,還真是幫忙抵禦了昨晚在那個怪異小礦洞時的怪異冷意。但可能因為昨晚暈倒在地的緣故,把衣服給弄臟了,真是抱歉。

謝過蕾雅並接受另一件毛衣外套後,便又看到她走向小圓桌,聽到她講:“也許得帶把小刀防身……”

呃,可能不至於吧……

啊,對了,剪刀。

那把被我當成自衛武器的東西,下午出發前已經擺回在桌上了,要帶走嗎?

還是算了……又不是真的要去什麼危險地方!但說實在的,自己心裡也冇底!

“走吧,快去快回。”蕾雅提起自己的小揹包,向我招呼一聲。

“啊,好的。”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放過已經傷痕累累的剪刀,跟著蕾雅走出房門。

鎖好門下樓梯時,看著蕾雅肩上的黑色小揹包,我半開玩笑地問:“裡麵藏有小刀之類的東西嗎?”

“有呀,如有意外就分你一把。”她倒也不含糊,隻是說完後卻笑了一聲。

“那真是謝謝了,應該用不上的。”我也笑了笑,和她一起下樓來到旅館大堂。

出門前,蕾雅還到櫃檯詢問服務員,但聽說仍冇見到梅林回來。

“都這麼晚了……真令人擔心。”蕾雅謝過服務員並請求對方繼續幫忙關注後,和我一同走出雅賓旅館大門。

迎麵而來的是一陣冷風。

“呼,天氣轉冷了?這座山城的夜裡可真冷清。”蕾雅搓了下手,與我漫步在路燈弱光照耀下的靜謐街道。

就如前晚我們一起從“蔓蘿”出來後,臨時決定去分會小樓一樣,今晚的街道也是人跡罕見,就像城市已經早早入眠。

“梅林教授應該冇事的。說不定我們走過去的同時,他也剛好回來了。”我安慰那位神色似有些凝重的蕾雅同學。

“嗬,就像前晚那樣嗎?隻是我們走了近道,恰好錯過走大路的塞拉學姐和梅林教授。”蕾雅擠出一個笑容,看向前方街道的路口處,說:“今晚……就彆走那條小路了吧。雖然白天看起來是近,但夜裡黑燈瞎火的,感覺像走了好久一樣。”

確實。

那條小路就算白天也不太好走,晚上更是要藉助某戶人家的燈光才勉強不會迷路。實際上,前晚更多的是運氣好才通過那條“近路”走到分會小樓……

而且,蕾雅不喜歡那種沉暗的環境,我知道。

“那我們這次就走大路吧。昨天上午我和瑪希女士走過,其實不會太花時間。”我接著說:“說不定還能遇到梅林教授回來呢?前晚我們費力鑽小路的時候,他和塞拉學姐就是沿著主路回來的吧。”

“哎,不是說非要刻意去碰見梅林教授才走主路啦!”蕾雅瞪了我一眼,說:“這次純粹是為了你纔出來的!哼,就是不放心你!”

“知道,謝謝體諒本人的任性。”我笑著迴應,和她一起跨過通往小道的路口,沿著東峰主路街道繼續前進。

“嗯,真是的!所以你到底要去那個地方看啥?還非得今晚去!”蕾雅邊走邊問。

“說起來很怪……但,就是放不下心。”我想了想,決定對陪伴在身邊的密友講出自己想不通的地方:“阿布先生的死,以及分會樓裡的某些痕跡,感覺很……撲朔迷離。”

“阿布先生不是因車禍而身故嗎?而且肇事者也找到了,應該就是一場意外。那不是治安廳的調查結論嗎?”蕾雅的話裡似乎充滿疑惑:“分會樓裡又有什麼痕跡?難道有什麼關係嗎?乾嘛要關心這些呀……交給治安官和警察就好了吧,他們不都在封鎖現場調查嗎?說起來,我們能接近那個案發地嗎?”

“能去。塞拉學姐不是說過,駐守現場調查的治安官和警察下午6點多就不在嗎?估計那裡現在真是個空房子。”我說出自己一直想不懂的地方:“如果隻是意外性質的車禍,需要治安官在那裡調查取證兩天嗎?還要封鎖現場那麼久?還有,分會樓的門坑是怎麼回事?我想去看看。”

“什麼……門坑?”蕾雅停頓少刻,又重複一聲:“門坑……?”

“是的,分會樓大門上的幾個怪坑,聽說是被認為撞出來的,而且凹坑朝向屋內。”我猜著可能塞拉或其他人都冇告訴蕾雅太多細節,想了一下還是向她描述之前所聽到的事:“那個門坑……據猜測,可能是有人從屋內把大門撞開。”

“啊……這什麼意思?難道你是說,阿布先生從分會樓裡把大門撞開,衝到大街前,然後不幸被車撞死?就在昨天中午?”蕾雅再次環保起雙臂,腳步放慢些許,臉色顯得不太好看,不知想到了什麼:“所以……門坑?阿布先生他……不對,不會吧……”

說到這裡,她邊走邊看向我,間隔的路燈微光反而在她臉上留下明暗不定的陰霾,而她的語氣似乎也有點顫抖,像是被陣陣冷風所擾亂:“伊珂……你彆嚇我。”

她竟一下子說出我覺得最不可能的某種場景!

是的,我總覺得,那個門坑最可能是“其他人”留下的,以及可能存在某些其他景象,才嚇得阿布先生慌張跑出分會小樓,以至於不慎被飛馳的動力車撞死。

但如果……那個門坑其實是阿布撞出的?!

不,怎麼想都不應該!他可是科聯會紅葉分會的負責人,怎麼會冇有鑰匙,以至於要用那麼極端的方式出去?

更何況,好像那棟樓的門可以從內裡打開反鎖纔對!

難道鎖壞了?而且當時裡麵還發生了什麼可怕事件?不知道……

還是說……阿布先生“瘋了”?難道他被注入什麼毒藥嗎?!

咦……“藥”?

“不……我也不知道具體什麼情況,彆怕。”我依然想不通,注意到蕾雅的表情多了幾分恐懼後,趕緊安慰她:“隻是猜測。”

“猜測?嗯……”她搖了搖頭,依舊雙手環抱著自己,向我靠攏些許,接著問:“不管什麼都好,這與我們有何關係呢?為什麼你要去看現場?這是治安廳的職責纔對吧?我們……隻是學生啊。”

“是的,其實就隻是個多餘的旁觀者……大概。”我跟著放慢腳步,稍稍低下頭說:“最初捲入月鈴鎮那次可怕案件後,自己還是受害人和倖存者,就隻想著幫忙戴莎女士查出真相,懲處罪人。而之後聽到或遇到的那些同類恐怖事件,實際上跟自己的直接關係不大,但總覺得有某些暗中關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這樣!”

迷茫?大概是有的。

但是,說這麼多更像是在狡辯……因為,交給專業人士,比如戴莎、萊特等人,不是更好嗎?

就像萊特所明示的,讓我不要過度參與以免遇到危險。

但戴莎她……為什麼還願意和我分享並討論案件進展呢?她告訴我那麼多細節,事實上已經超出了我這種普通當事人需要知情的範圍。

合夥偵探社?不不,那隻是開玩笑。

而自己,是否也藉著這種討論的便利,在滿足自己的某種“尋求”?

說到底,大概是對真相的執著,以及對現狀的“不甘”,還有若透過這些事件的真相與聯絡,說不定能找到更深層“起源”的希望……或者“幻想”!

“真相很重要嗎?知道了又如何?”蕾雅的腳步走得更慢,彷彿隨時要掉頭回去。她轉而看向我:“繼續探尋下去的結果,一定會勝過現在的‘不知’或‘忘記’嗎?”

啊……她是不是以前也表達過類似的意思?

可是,可是……

“抱歉。這麼固執的密友一定很討厭吧。異想天開……又自不量力!”我自嘲一番,笑了笑,腳步卻不再放緩,也不再解釋什麼,隻是對蕾雅說:“還連累你作陪,真是對不起啦!”

“哼哼,你知道就好!兩個人一起幻想就不算自不量力了吧,嘿!”蕾雅也笑了一聲,不知是否想開了什麼,剛剛放慢的腳步也稍微變快了些許:“那就快去快回!至於未來什麼的……管它呢!”

咦,這股氣勢……就算是裝出來的,也真是罕見。

“呃,剛剛最後說的話不算……”蕾雅大概是察覺到我驚訝的眼光,馬上就補充說:“跟你說啊,如果情況不對勁,一定要跑!”

“明白,我會跟你一起逃的,哈。”我笑著迴應,收穫她一句“這還差不多”後,一起稍稍加快前行的步伐。

可能剛剛的莫名顧慮已被拋到腦後……或是暫時被壓到內心深處,至少我們現在得以邊走邊說笑幾句,直至到達目的地。

眼前不遠處,就是那棟如今已是漆黑一片的三層分會小樓。

冇有如前晚明亮的樓裡燈光,街道的昏暗路燈光芒也隻能延至小樓門前地麵。

在黑沉沉的夜色加壓下,那棟樓竟給人完全陌生的感覺,不再顯得那麼“小”,反而更像是一座巨大的黑色墓碑!

對,就像在山區奇異“洞廳”裡看到的第二座石壁,好像也有同樣“死亡”的感覺!

而腳下的街道,附近的馬路也許就是阿布先生遭遇車禍的地方!

樓前陰影下好像趴著一堆破銅爛鐵……不對,那是動力艙壞掉的中巴車,看來是一直冇被挪動過。

藉助微弱的路燈光照,好像還能看到分會樓前小院子插著一些立杆並圍起長布條,難道是治安廳佈置的封鎖線之類?

“怎麼樣,看夠了嗎?”蕾雅站在我身邊,看向前方的分會樓,問:“可以回去了嗎?”

“抱歉,再上前看看吧。”我猶豫了一下,仍是舉步向前。

至於由差不多等腰高的封鎖長布條圍起來的區域?都到這一步了,那就拎起那條黑白帶,彎下腰,走幾步……看,很容易就鑽進去了。

身後還有蕾雅“等等我”的低聲,好像我們是在偷偷潛入某個危險地帶一樣!

再走幾步,就到緊閉的大門前。

果然,樓門的上半部如鼓起密集的“腫包”!一個,兩個……好幾個大包套著一堆小的,簡直觸目驚心!

這是從外麵看到的樣子。如果是屋內,大概就是一堆互相巢狀的門坑!

再看看那分佈的位置!我克服莫名湧上的懼意,站到門前,更能直觀地發現那些“腫包”似乎在自己頭頂上的相對位置……嗯,差不多一拳高!

比自己高一點的人,從屋裡撞開這個大門……?!就算這個門並不算厚,但要撞成這樣,可能是不止一次拚命撞後的結果!

瘋子!

當這個念頭閃現時,腦後忽有冷風襲來,頓時寒意連連。

“乾嘛舉個拳頭擺在頭頂上……在想什麼呢?咦?好像阿布先生差不多就這麼高……這些門上的包?!不是,你彆嚇我!”蕾雅說著說著就扯住我的衣袖。

這不是你自己嚇自己麼!但是……剛剛我竟也有類似想法!

“冇事……彆瞎想,事實如何還不知道。”我鬆開右拳並放下來,稍稍轉身卻發現自己的衣袖仍被蕾雅兩手抓住,再看看她的神色多了些恐慌,一時也不好說出剛剛的猜測,隻能先安慰她:“彆怕……”

“不一定是人撞出來的,還有工具,大錘子之類?都有可能!”我隨口說出其他情況,好安慰受到驚嚇的蕾雅。

“什麼東西能造成這樣的坑包,還是從屋內撞的?你還不如說是有人抬著根圓木從裡麵撞開門。可能嗎?”蕾雅鬆開我的衣袖,轉而看向樓門:“當時大門被鎖住了麼?但是,說不定也冇用……”

門鎖?對了,記得昨天上午離開分會樓後,我看到瑪希是鎖好了門的。雖然她當時背對著我,但動作……總不會錯吧!對麼……?

嗯,蕾雅剛剛說啥來著?鎖了也說不定冇用?也有可能……如果是被暴力撞開的話。

而且,從門上腫包來看,那種從屋內撞擊的力度真是無法想象!若非這門是鐵皮製成,搞不好整個都會被撞碎!

再看仔細些,甚至整個門都有點卷邊,邊緣出現曲折的縫隙,而那個門鎖也像隻是把門勉強扣住而已。

抬起手,按在門把上,向下慢慢轉動……

“哢擦”一聲後,這扇傷痕累累的大門竟然就開了,冇有鎖上!

當然,這也不奇怪,畢竟後來發生事故後出入取證調查的治安官和警察也不少,可能看守的人隻是簡單把門合上而已。

待得打開門,走近後,藉著身後一點點弱光費力看向門內側時,就聽到蕾雅輕“啊”了一聲,而我也頓時心中一緊!

眼前坑坑窪窪的上半部大門上,好像還分佈著一片片暗黑色痕跡……就嵌在各個門坑中心!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