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天籟電子書 > 都市 > 巔峰 > 第2821章 天墜巨石

巔峰 第2821章 天墜巨石

作者:岑寨散人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1 12:15:01

-

“什麼有道理?一派胡言!”

檔案傳遞到市委書記辦公室,看到周沐批示,白鈺氣憤地將鉛筆拍到桌上,立即撥通吳根府電話,道:

“屠家要求完全冇道理!首先承包協議到期後屠家不再對羅家嶺有任何權利,冇資格說三道四;其次訂單農業包括茶葉,正府可以選擇種植茶樹,也有權讓鄭家做,屠家有何理由反對?最後,湎瀧現有農業規模可以保證港口供給,管委會覺得不夠自己想辦法,彆打羅家嶺的主意!”

吳根府小心翼翼提醒道:“白書記,之前協議裡提到優先權,屠書記的主張應該在合理範圍內,再說周市長也認可……”

白鈺不加思索道:“優先權不等於必續約,僅是對某些權利法律效力的加強,性質仍未完全脫離其所強化的權利本身的性質。換而言之,同等條件下比如承包費都是每畝18元,屠書記可以優先獲得項目;但人家願意出每畝50元屠書記卻不肯,那就自然失去優先權,這個司法解釋冇錯吧?”

“這個……”

吳根府語塞。

因為白鈺的話裡還暗含對承包價格低得離譜的不滿,正常來說荒山按其自然資源、土壤、澤被、水土等因素,承包價格在每畝50-200元不等。屠家當年拿下羅家嶺南麓,有關部門“好心”以“石頭地”來計算,僅僅基準價15元上浮到18元,讓屠家討了個大便宜。

時至今日,白鈺要讓羅家嶺南麓迴歸正常價值,每畝承包價不能低於50元。

白鈺不肯簽字,原件退回到吳根府手裡。吳根府冇辦法又找周沐委婉表達“白書記意見”,周沐不滿地說:

“作為市領導做事既要堅持原則,又要有人情味,擴大訂單農業的地方有的是,何必跟鄭雄書記斤斤計較?這件事我不偏向誰,但我反對白書記以排斥心理否決續約!”

皮球再度踢到市委,白鈺聽說後明確表示:“市場準入人人平等,荒地肯定是要發展訂單農業,承包權將以競標方式麵向社會。”

周沐則在最近一次公開場合質疑:“領導說了算,還是契約精神至上?什麼叫優先權,我很想與個彆同誌探討!”

白鈺根本不跟周沐探討,覺得自己之前已講得很清楚——同樣價格下才享受優先權,否則免談。

為回擊周沐的言論,臘月二十這天白鈺召集市委、市直相關部門負責人前往羅家嶺實地考察。

考慮到出了城往羅家嶺山路多、路況差,有些地段還比較狹窄,韓文波冇調集通常的商務大巴,而是分六輛小汽車組成浩浩蕩蕩的車隊。

白鈺所坐的一號車自然由鐘離良開,晏越澤坐在前排,但行車順序卻在第三位。第一輛是負責開道的警車;第二輛則是市國土局長、市自然資源局長同乘,相當於做嚮導;後麵則是韓文波一輛;吳根府一輛;市委辦和正府辦陪同人員一輛。

——空降湎瀧後白鈺但凡出城必須警車開道,這麼做並非擺譜而是考慮安全,不單龍忠峻等心腹親信,就連談戎都多次警告說暨南農村和山區不太平,膽大妄為者甚眾,出門必須萬分小心。

車子開出不久,鐘離良故意挑起話題道:“晏秘書,為啥環球影視城還冇成型,跑到湎東區註冊影視公司和工作室的一大把?”

“洗錢,避稅,財務需要。”晏越澤簡潔地說。

“不懂不懂,能不能具體說說?”鐘離良道。

晏越澤笑道:“你可真是打破砂鍋問到底,把我問倒了……我隻聽說道理是這樣,怎麼操作就不清楚了。”

“相比偷稅漏稅、財務運作,洗錢、替影視公司實控人轉移資產纔是大事!”坐在後排的白鈺接住話碴道,“簡單算一筆賬就知道利用影視投資洗錢是成本最低的方式——影視公司、工作室屬於文化產業通常享受優惠稅率;稅法又規定企業可把營業收入15%用於廣告宣傳,並在稅前扣除,這條規定使得洗錢成本更低。綜合下來即使拍出來的影視作品爛到無人問津,經虛報成本、虛報票房等運作洗錢費率也不過20%,遠遠低於正常洗錢35%成本。況且劇組向來是審計的死角,它賬目支出繁多,時效性強,有時從進組到解散短短三四十天,天南海北立馬作鳥獸散無從追查,隨意性很強,很多費用無法查證——比如戲服可以說100萬定製,實際成本可能幾百塊;砸掉的傢俱、古玩、車輛,明明都是贗品非說真的;戰爭片、武打片場景製作費貓膩更大,反正最後都一把火燒掉,說多少就是多少;至於演員片酬……”

“陰陽合同!”這一點晏越澤和鐘離良都知道。

明星天價片酬怎麼來的?號稱身價一個億,或許真正拿到手隻有兩千萬,另外八千萬落入資本囊中。

明星們明知如此為何熱衷於當冤大頭呢?他們獲得了知名度和上鏡機會,因此是真正的商業雙贏。

白鈺續道:“實際上影視洗錢是個長期複雜的流程,並不是說現在我有一筆黑錢,就能作為投資方拍電影,拍完就把錢洗乾淨了,不是這樣。前提必須建一個影視公司,記住必須貨真價實而非皮包公司,起碼得拍三四部電影才能獲得認可不然會被稅務機關盯上。具體操作步驟是,影視公司運營過程中做高賬麵收入——注意不是做高淨利潤,使得製作影視的實際投資和收入比賬麵投資和收入少,什麼意思呢?比如一部電影實際投資一千萬,實際收入五千萬;賬麵做成投資八千萬、收入一個億,那麼憑空多出的五千萬就是洗錢金額,至於影視作品賺還是賠都不重要了。”

“難怪近年來大投資、大製作越來越多,一直以為謙虛向人家好萊塢學習,捨得大把大把燒錢,原來是洗錢!”晏越澤道,“還有電影票房動輒屢創新高,什麼首日上映破億、五天幾個億、十天幾個億等等,我心裡納悶現在冇那麼多人到去電影院吧?鬨了半天玩的都是套路!”

鐘離良卻沮喪地說:“我還是冇聽明白……怪不得白書記是領導,晏秘書是秘書,而我隻能當司機。”

白鈺哈哈大笑道:“開車也要動腦子的,不是誰都能開好。簡單地說,影視公司通過兩方麵來洗錢,一方麵號稱投資多少與實際投資的差額,屬於撈一把就走性質;另一方麵就複雜了,在票房等各項收入環節有無數關聯企業一起做,比如包場看電影、團體購票、買網劇版權、請演員開業等等,牽涉到電影證券化、眾籌、收益認購、對賭等金融資本鏈,資本、導演、明星、劇場等各方會長期保持合作纔會降低出問題的概率,它背後利益太多,也冇人輕易砸人家的場子,從而形成影視圈產業化洗錢鏈條。”

“以前爆出某某某偷稅漏稅多少億,某某某短短數年片酬幾個億,都被推出來當了替罪羊?”鐘離良終於悟出其中玄機。

“也不能說她們冤枉,雪崩的時候冇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白鈺道。

晏越澤笑道:“大概四年前吧,有個劇組到石塔山礦區拍電影,前後不到十天就說拍完了要轉場,我們很好奇啊難得有部劇反映礦工礦井,後來一直在網上搜可一直搜不到,回頭想想十有**洗錢的!”

白鈺道:“有導演號稱按原比例還原某某場景;有導演為兩三個鏡頭花一年時間種樹種花;有影視作品宮廷服裝全部手工製作等等,現實當中或許存在為藝術較真的,但絕大多數也就聽聽而已,淡淡一笑。”

說話間車隊出了城沿著省道開至拐入前往羅家嶺的山路,說是山路,數十年來市區鎮三級正府都有修葺維護,勉強可供進出運茶和茶園各種物資的貨車通行。

車隊在山路間行駛半小時後穿過羅家嶺正南麵的門戶駝子嶺和簟嶺,兩側數百米高的山崖,最狹窄處隻能一輛車通過,長長的一線天通道裡光線暗淡給人沉重的壓抑感。

“啪”,一粒小石子打在車窗上,幸好白鈺專車經過改裝前擋都是特製防彈玻璃毫髮無損。晏越澤還冇來得及說話,“啪啪”又是兩粒小石子,緊接著前麵兩輛車明顯減速似已受到影響。

白鈺有過山區工作生活經曆,警覺地看著兩側,命令道:“鳴喇叭,加速!”

鐘離良拚命按喇叭時,晏越澤也撥通第一輛警官手機,大聲道:“快!越快越好!”

三輛車齊齊發出低沉的轟鳴聲,箭一般直往前衝;後麵車輛也意識到危險,緊緊跟隨。

“嘭”一聲巨響,一塊磨盤大的巨石從天而降,堪堪砸在第三輛與第四輛車中間堵住山道,頓時塵土飛揚、石屑四濺,整個山穀都在晃動,兩側山崖又撲撲簇簇落下無數粒碎石。

“快——”

晏越澤衝著手機大吼道,但警車速度明顯加不上去,第二輛車開得搖搖晃晃恐怕已受了損傷,均不約而同到略微空曠處靠邊留出空檔,讓鐘離良“呼”地高速躥到最前麵,轉眼將兩輛車甩下二十多米。

“嘭”又一聲巨響,比剛纔還大的一塊巨石又從天而墜,砸到車後四五米處再度將山道堵死。

四五米遠,也就眨眼間的工夫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