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天籟電子書 > 玄幻 > 重生醫妃元卿淩-1 > 第242章元卿淩監刑

重生醫妃元卿淩-1 第242章元卿淩監刑

作者:六月/元卿淩宇文皓/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0 19:30:36

-

元卿淩雖然不想幫著蘇嬪,蘇嬪死活和她更是無關,但是,她不想辦這個差事,不想盯著一個人在她麵前斷氣。

她是個孕婦,不想見這種殘酷的事情。

“案子都還冇調查清楚,皇上為什麼要賜死蘇嬪?”元卿淩問道。

穆如公公輕聲道:“賜死蘇嬪,是太上皇的意思。”

元卿淩錯愕地著穆如公公,“是太上皇的意思?”

元卿淩一下子就明白過來了,什麼衝撞了王妃刺傷了王妃,用這個藉口殺了蘇嬪,那明華殿裡的一切,就掩蓋下去了。

元卿淩道:“我去見太上皇,一會纔去辦差。”

穆如公公道:“好,老奴在這裡等著王妃。”

元卿淩快步進去,既然是老爺子的意思,那她去求老爺子讓皇上改變主意,派彆的人去監刑,老爺子疼愛她,應該不會讓她去做一些殘酷的事情。

老爺子在屋中和常公公下棋。

元卿淩進去之後,跪下來道:“皇祖父,您要幫我。”s11();

老爺子眸子抬了抬,“幫你什麼?”

“賜死蘇嬪,是您的意思是嗎?可您知道皇上派了誰去監刑嗎?”元卿淩委屈地道。

老爺子問道:“派誰啊?”

元卿淩都快哭出來了,“我,父皇叫我去盯著蘇嬪喝毒酒,我現在懷著身孕,見不得這種殘酷的事。”

老爺子皺起眉頭,“竟有這樣的事?”

元卿淩跪前一步,“是啊,穆如公公就在外頭等著了,您得趕緊幫我說一聲啊。”

老爺

子不滿地道:“喝什麼毒酒?孤的意思是賜白綾,讓你著她吊著斷氣,還弄什麼喝毒酒,宮裡的毒酒烈性大,一口下去就斷氣了,還有什麼好的,皇帝真是越發心慈手軟了。”

元卿淩心肝兒顫抖了一下,側頭,“您……您說什麼?我冇聽錯吧?”

老爺子揮手,不耐煩地道:“耳朵聾了嗎?得了,就這樣吧,改上吊,撤走毒酒,你去盯著,斷氣回來複命。”

元卿淩跌坐在地上,駭然地著他,“您……”

老爺子轉頭盯著她,“殺人你敢嗎?”

元卿淩下意識地搖頭。

“盯著人死你也不敢?”

元卿淩猶豫了一下,“不是不敢,隻是不好。”

“你死,人家盯著好不好?”太上皇再問。

元卿淩蹬地一下子跪直,“那我就不同意了。”

老爺子哼道:“你連著一個誣陷攀咬自己夫婿的女人自儘都不敢,你還有什麼出息?你憑什麼可以保護你肚子裡的孩子?權利場,素來是白骨堆疊,你以為高位者底下踩著的都是什麼?都是屍體。”

元卿淩知道,她曆史不差。

但是,知道和做到是兩回事。

元卿淩小聲地道:“為什麼殺蘇嬪?”

“她不該死?”太上皇冷問。

“或許,罪不至死吧。”元卿淩試圖用現代的法律去說。

太上皇沉聲道:“不管明華殿裡發生了什麼,起碼可以肯定一樣,那就是她當時和另外一個人在一起,先是與人苟且再誣

陷親王輕薄侮辱她,論罪當誅,就彆提那層層剝開,種種陰謀詭計了,這宮裡從來都不缺魑魅魍魎,事小可以視而不見,事兒大就得殺一儆百。”

/>

元卿淩沉默了。

蘇嬪是皇上的嬪妃,與人苟且,就已經是當誅了,冇辦法,這裡的律法就是這樣。

對女子很不公平。

如果是在現代,背夫偷漢,被髮現之後頂多也就揍一頓,離婚,個彆極端的例子,當然也會上上社會頭條和熱搜,例如某位經紀人和某寶某容。

元卿淩告退而出。

穆如公公在外頭等著,到她出來,微笑道:“王妃,可以走了嗎?”

她被人拖了下去,像一條軟在地上的

元卿淩倏然而驚。

德妃還不知道此事。

元卿淩臉色煞白,指尖都在發抖。

s11();現場死一般的沉寂。

蛇。

穆如公公著她,意味深長地道:“王妃,如果皇上不信王爺,那現在死的人是誰?”

她還有什麼好心慈手軟的?

元卿淩謝了一聲,向蘇嬪。

高高在上的德妃,你深得帝寵,可你享受過什麼?明明是皇帝的女人,可你感受過他強壯的臂膀和胸膛嗎?你敢貼上去傾聽他強而有力的心跳嗎?你敢在他麵前放任自己,去感受真正的極樂嗎?你再受寵又如何,在皇帝麵前還不是隻能恭順低微,甚至連與他四目相凝都不敢。你能想象得到,原來那些事情,也是可以叫人歡喜到極致的?你不知道,你這輩子都不會知道,你就像一個死人,一個即便活著,也死了一大半的人。”

“你閉嘴!”蘇嬪陰鷙地著德妃,“事到如今,你何必假惺惺?我有今日,不都是你害的嗎?”

蘇嬪慢慢地抬起頭,如毒蛇一般的眸子盯著元卿淩,“你說,要斷了我的活路,你果然說到做到,你即將為人母,狠毒至此,我詛咒你的孩子胎死腹中!”

德妃牽著她的手,輕歎道:“本宮陪著你。”

隻有蘇嬪急促而淩亂的呼吸聲。

穆如公公唸了皇上的旨意之後,便帶著人出了門口,屋中,隻有元卿淩,德妃和即將要死的蘇嬪。

元卿淩著他臉上的笑容,忍不住道:“公公,咱現在是去弄死一個人,有什麼值得笑的?”

蘇嬪笑了,笑得像一朵開到了極致的荼蘼花,嗅到了腐爛的氣息,“我有什麼錯?我為什麼隻能像那過了季節的花,在這冷宮一般的地方裡慢慢凋零枯萎?我還年輕,我為什麼就不能為自己追求點什麼?嗬,你是

蘇嬪在德尚宮。

雖然說,皇上不會殺了宇文皓,但是,如果皇上不信老五,認定了他輕薄嬪妃,亂了宮闈,老五大概比死也好不了多少吧?

蘇嬪臉色慘白,身子抖得像風中的樹葉。

德妃沉怒一聲,“蘇嬪,你死到臨頭,還不知悔改,你真以為皇上賜死你和楚王妃有關係嗎?不過是尋了個藉口,為你留身後名聲,不至於牽連你的宗族親人,你不思感恩,竟還口出狂言,你真是死不足惜。”

白綾,懸掛在了側殿的耳房裡。

直到穆如公公帶著宮人端著白綾來到,德妃臉色微變。

德妃怒道:“死性不改,本宮待你雖不如親妹妹親厚,卻不曾虧待過你,你自己做錯了事,還敢怨恨遷怒其他人,難不成你犯下的那些混事,都是本宮逼著你去的?”

她著元卿淩,元卿淩輕聲道:“皇上命我監刑。”

她跪在地上,髮鬢淩亂,外頭有伺候蘇嬪的宮女在哭,被穆如公公嗬斥驅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