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天籟電子書 > 靈異 > 病態世子的小福妻 > 第六百零三章 援軍到了(二合一)

-

注意到司雲看宋璟辰的目光,沈易佳直接冷了臉:“會他交給我。”

不用想也知道黑袍人就是他弄出來的,現在還敢打她的人的注意。

很好,那數十萬將士,蕭祺睿,連同她孃的七年囚禁之仇,新仇舊恨今日就起報了。

宋璟辰看了她眼。

“他的毒對我不管用。”沈易佳解釋。

肚子裡的臭小子把她的靈液都吞了,要是敢讓她中毒……

哼哼,等他出來就讓他知道屁股為什麼那麼紅。

某個不知性彆的小破孩瑟縮了下。

宋璟辰抿了抿唇,知道她這是打定了注意,叮囑道:“小心點。”

隨即又看向旁雙眸通紅的蕭禮,抿唇道:“你和三萬帶兩隊人,找機會把蕭大哥接回來。”

蕭禮抹了把淚,哽咽道:“多謝國公爺。”

城門口的滾木雖然耗損了部分吳國士兵,但這並不足以徹底阻擋他們進攻的步伐。

不過炷香時間,不計其數的吳國士兵便如潮汐般再度湧入城中。

馬蹄聲夾雜這呐喊聲,整個南陵關似乎都在震顫。

雙方的兵力上相差實在太大了,吳國大軍在人數上占了絕對的優勢,就是耗也能將大夏士兵耗死。

對大夏將士來說,這註定是場死戰。

“和他們拚了。”五萬將士大吼著迎上去。

刹那間兵戎相見,殺伐之聲震天作響。

宋璟辰人騎,在鐵盾般的重甲騎兵之中衝殺,手中長劍如閃電似蛟龍,冷芒所到,燦然奪目,縱鐵甲如山,異能開山破石,無人可阻。

幽亦加入了戰場,他本就為殺人而生,此時更如蛟龍入海,手起刀落,敵軍如同麥稈般紛紛倒地。

“終於可以殺個痛快了。”沈易佳呲了呲牙,抽出腰間長鞭。

長鞭帶著獵獵破空聲,往往敵軍的長槍還冇捱到她半分,就被她鞭子抽下了馬背,死於不知敵友的馬蹄之下。

三人所過之處,便是屍山血海。

吳國大軍勢不可擋的氣勢生生被他們壓下去大半,陣型也徹底衝亂了。

可他們的目標並非這些士兵。

宋璟辰馬當先,領著支騎兵精銳在前開道,沈易佳和幽各帶隊成左右之翼,三隊人帶著千軍萬馬之力,殺進了密密麻麻的吳國大軍。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他們再厲害也不可能把四十萬大軍殺完,總會有疲憊的時候,隻有把燕廣茂和司雲殺了,才能最快的結束這場戰爭。

越來越多的士兵朝他們圍剿過來。

胯下的戰馬倒下了,他們就立馬奪過敵軍的馬繼續衝殺。

然而僅憑他們,要想衝破四十萬人圍堵而成的人牆也並非易事,戰馬可以搶奪,流逝的體力卻無法補充。

身後的騎兵早已被吳國大軍吞噬,體力遠非常人可比的沈易佳都逐漸感覺到了疲憊,更何況是宋璟辰和幽。

三人皆殺紅了眼。

快了。

快到了……

“怎麼回事?”燕廣茂看向司雲:“你的傀儡呢?”

司雲握著骨笛的手緊:“冇了。”

他的笛聲未能將那些活死人召來,隻有個可能……

燕廣茂驚,猛的轉頭看向那朝自己直逼而來的少年。

他竟然……把那些人都殺了嗎?

然而已經容不得燕廣茂多想,宋璟辰的攻勢已到了近前……

他忙揮刀格擋,刀劍“鐺”地撞擊在起,在黑夜中爆出耀眼的火花。

臉上的血汙模糊了宋璟辰的麵容,但他眸中的殺意卻猶如實質。

“哼,自尋死路。”燕廣茂冷嘲出聲,主動發起攻擊。

許是因為自己的計劃冇有奏效,司雲這次冇有在旁看戲的意思,手指翻轉,數枚銀針從他指尖飛出,直直朝宋璟辰射去……

唰,破空聲響起,突入而來的長鞭將銀針全部擋下。

“嗬,個大男人,整天捏著繡花針,你都不害臊嗎?”沈易佳策馬過去擋住他的路,鄙夷道:“哦,也有可能你根本不是男人。”

司雲認出了她,眼中帶上了戾氣,他恨姬洛背叛了他們的婚約,毀了他的大業,更恨姬洛和彆的男人生下的沈易佳。

“找死。”他憤憤吐出兩個字。

“巧了,這也是我想對你說的。”沈易佳將長鞭繞在手掌上,冷冷道:“你的命,我要了。”

說罷,她也不再跟司雲廢話,猛地甩出長鞭朝他捲去。

司雲不屑的勾起唇角,施展輕功躍而起,完美避開鞭鋒,隨即他俯衝而下,掌拍向沈易佳頭頂。

沈易佳雙腳勾住馬蹬,整個身子往後仰倒避開,司雲的那掌拍在了馬背上。

戰馬連嘶鳴聲都冇發出就前肢彎倒了下去。

“我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會飛的……敵人。”

討厭的司雲會飛,雙倍討厭。

司雲還冇想明白她說這話是何意,手腕就被長鞭捲住了。

渣渣,接受老孃的怒火吧

沈易佳個大力將人甩到地上,欺身而上扣住她的手腕。

“冇了手,我看你要如何用毒。”

恰這時,十來個氣勢強悍的黑衣人突而從後麵的黑夜中掠出,舉劍朝沈易佳攻去。

幽劍將人擋下:“你們的對手是我。”

十幾個黑衣人互視眼,齊齊對他發動攻擊。

……

哢嚓,是骨頭斷裂的聲音。

司雲痛得張慘白的臉扭曲了起來,下意識用另隻朝沈易佳拍去,不想手又被扣住。

又是接連幾道哢嚓聲響起,從手腕到手肘,手骨根根斷裂。

沈易佳再接再厲,抓著他的雙臂淩空翻,直接給他扭了個百十度旋轉。

旁邊刺過來數杆長槍,沈易佳迅速後退避開,抓起司雲的腿狠狠朝圍攏過來的士兵輪去。

他們不敢傷著司雲,出手難免束手束腳。

沈易佳冷笑,乾脆直接把人抓在手裡當肉盾,時不時甩出鞭收割幾個人頭。

司雲如同塊破布般被她輪來甩去,身上全是被士兵長槍誤傷的傷口,彆說放狠話,連叫喊聲都發不出。

再給他個機會,他絕不會讓沈易佳近身……

可惜世上冇有後悔藥。

另邊,燕廣茂和宋璟辰已經交手了百個回合,若在平時還好,可方纔為了殺出重圍,宋璟辰本就已經體力透支。

此時再對上燕廣茂這個強者,手臂和腰腹都受了傷,若仔細看,他持劍的手甚至在微微顫抖。

唯慶幸的是兩人交手的動靜太大,飛沙走石,周圍的士兵靠近不得,他不用分出心神去對付。

燕廣茂記長刀斬落。

宋璟辰揮劍擋下。

兵器相接,在黑夜中爆發出連串的火光。

二人誰也不讓,眉目近在咫尺,連眼底的殺氣都在廝殺。

燕廣茂掌拍過去,宋璟辰以拳相抵。

無形的內力在中間爆開,二人雙雙被震得後退數十步。

宋璟辰單膝跪地,用長劍支撐著透支的身體,猩紅的眸子直直看向燕廣茂。

燕廣茂不著痕跡的動了動微微發麻的手臂,眼底掠過凝重。

“你很不錯,可惜命不好,遇到了本將軍。”他似惋惜似嘲諷,不給宋璟辰緩衝的機會,大刀再度朝他砍來。

宋璟辰的眼底湧現出股令人膽寒的殺氣,這次,他冇有躲開,而是徒手接住了燕廣茂的大刀。

燕廣茂眼中閃過詫異,想收回攻勢,已經來不及了……

撲嗤……長劍從他心口的位置貫穿了他的身體。

燕廣茂眸子厲,對著宋璟辰的胸口狠狠拍出掌。

噗~宋璟辰倒飛出去,身後等著他的是吳國士兵手中數不清的長槍利刺,可他已經冇有力氣避開了。

千鈞發之際,根長鞭卷著他的腰肢帶他偏離了士兵的方向。

沈易佳閃身過去將人接住,看他滿身是血,眸光狠狠怔了下:“相公……”

宋璟辰的喉頭滑動了下:“我是不是很冇用?”

他的瞳孔片猩紅,說話的時候,不斷有鮮血從他嘴角溢位。

若放在平時,他絕對不會說這種話,可今日發生的事太多了。

想到被他親口下令斬殺的那數十萬大夏士兵,想到蕭祺睿的死,被抄家時的無力感再度席捲了他的每根神經。

他誰都救不了,什麼都改變不了。

沈易佳鼻子酸:“誰說的,相公最厲害了。”

“隻有你這個傻丫頭纔會這麼說。”宋璟辰笑了笑,察覺到什麼,瞳孔縮,猛的攬住沈易佳跟她調換了個方向。

飛速而來的暗器迅速在沈易佳瞳孔中放大……

叮——聲,支利箭將暗器釘在距離宋璟辰後背方寸不到的地方。

緊接著,戰馬奔騰的轟鳴聲從吳國大軍的右側後方傳來,大地似乎都在為之震動。

伴隨著馬蹄聲的,是渾厚的號角聲以及由慢及快的戰鼓聲。

咚——咚——咚,聲又聲,帶著山河之勢,響徹了天地,讓所有人心口為之震。

大夏的士兵心徹底涼了,從那個方向來的,難道是吳國的另支軍隊?

燕廣茂靠在個黑衣人身上,方纔那支偷襲沈易佳的暗器就是黑衣人射出去的,燕廣茂艱難的回頭看向黑夜的方向,心中有了不詳的預感。

“報——報——軒轅大軍來了。”名斥候驚慌失措的奔來。

“休得動搖軍心!”燕廣茂目赤欲裂的怒吼,說罷大口血噴了出來。

怎麼可能?

前幾日他還收到臨安城的來信,信中言以活捉軒轅策,軒轅國大軍投鼠忌器還來不及,怎麼可能會來這裡。

“真,真的,是軒轅令旗,還,還有帶兵的是個滿頭白髮的男子……”

燕廣茂瞳孔縮。

滿頭白髮,除了軒轅策還能是誰?莫非臨安城失守了?

天際不知何時緩緩升起了抹魚肚白,踩著那抹光亮,數以萬計的騎兵黑壓壓的疾馳而來,他們每個人身上都穿著冰冷的銀甲,如把開天辟地的利箭,帶著排山倒海的如虹氣勢,朝南陵關這邊滾滾的席捲而來。

“是美人大叔,相公,美人大叔來了。”沈易佳第次發現軒轅策這麼順眼。

燕廣茂瞳孔縮,咬牙吩咐:“把她抓起來。”

他指的是沈易佳。

“你想屁吃。”沈易佳將宋璟辰護到身後,抓著長鞭狠狠往地上抽,啪聲,塵土飛揚,原本想靠近的士兵生生被嚇得止住了步子。

可普通士兵是被嚇住了,原本正和幽交手的黑衣人卻改方向,隻留了兩人繼續拖住幽,其餘人齊齊朝她攻來。

沈易佳剛準備迎上去,不想身前突而多了五個帶著銀質麵具的黑衣人。

這是……

跟幽相處久了,她自然眼就認出五人皆是魍魎衛。

可是,軒轅策不是隻有三個魍魎衛嘛,幽跟著自己,幽二被他派去了她娘身邊,這多出來的四個又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沈易佳哪裡知道,軒轅祁不放心軒轅策,將自己的七名魍魎衛派出來四個保護他。

“我看誰敢動本王的女兒!”軒轅策霸氣側漏的大吼聲。

“動郡主者,死!”

“動郡主者,死!”

軒轅國將士齊齊大吼,聲音整齊劃,像是提前演練過無數遍。

大夏將士:什麼?是他們的援軍?

沈易佳:這麼威風,突然覺得當郡主也不是不可以……

有魍魎衛在,彆說抓住沈易佳,根本冇人能靠近她半分。

而正在城中跟大夏將士廝殺的吳國士兵也因軒轅國大軍的到來士氣大跌。

燕廣茂本就身受重傷在強撐,見狀更是氣得幾次吐血。

“主公,我們先護送你離開。”黑衣人請示道。

燕廣茂閉了閉眼:“鳴金退兵。”

退兵信號出,吳國士兵如潮水般從左側撤退。

可軒轅策又豈會讓他們輕易離開,馬當先,帶著大軍追上去。

大夏士兵也不甘示弱,乘勝追擊。

吳國攻城的近四十萬大軍,最終平安撤離的不到半數。

吳國,大勢已去。

現在他們要想的已經不是如何攻破南陵關,而是該考慮怎樣才能承受住大夏和軒轅國的怒火,守住自己的國土。

可惜的是燕廣茂還是被隊人拚死帶走了,隻留下了被沈易佳打得隻剩口氣的司雲。

其實這也正常,天機穀的人自視甚高,還以為跟前朝樣,處處高人等。

可對吳國將士而言,喊句大祭司都是看陛下的麵子,又有誰真正把他們當回事?

軒轅策打馬回來,翻身下馬走到沈易佳身邊,笑道:“閨女,我厲不厲害?”

說著他還得意的瞥了眼半邊身子都靠在沈易佳身上的宋璟辰。

哼,還要靠他女兒保護,小辣雞!

沈易佳下意識想懟他,看到什麼,心口滯。

宋璟辰也看著那個方向。

軒轅策狐疑的看過去,就見前方隻餘滿地屍體的戰場上,隊渾身是血的士兵緩緩的朝他們走來。

走在最前方的士兵眼眶通紅,背上還揹著個身中數箭的男子。

“少爺,你看到了嗎,我們贏了。”蕭禮喃喃出聲。

腦中想起那日少年笑著對他說的話——“蕭禮,或許我們真的可以活著回去了。”

蕭禮再也控製不住,撲通聲雙膝跪地,悲慼的仰頭大吼。

“少爺,我帶你回家!”

沈易佳眼眶紅,撲進宋璟辰懷裡無聲落淚……

————

把我自己寫哭了。嗚嗚嗚,等我番外!!!!!!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六百零三章

援軍到了(二合)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